?

为什么我更亲睐创新高的股票(2012-04-09 16:48:28)转载:创新高的逻辑转载▼

了解我的朋友或经常看我博文的网友应该知道,除非市场极端情况,我个人比较偏爱创新高的股票。无论是历史新高还是阶段新高,我都喜欢。我的投资标准里面有一条就是在杯柄、阶段或历史新高的位置买入优秀公司的股票。这种理念初始来源于欧奈尔的实证研究,然后个人在研究分析和投资实践上进一步强化了这种理念。

市场上绝大多数投资者多少都有点“恐高症”,对创新高的股票有一种本能的畏惧心理。乍一看,确实股价太高,估值太贵,风险太大。但我恰恰相反,某家公司首先吸引我的地方,不是净利润增长率有多高,也不是财务状况有多优秀,更不是估值有多合理或便宜,而是股价强度很高,最近创历史新高或者一年以上阶段新高了。

为什么我更青睐创新高的股票呢?原因有三。

1、创新低(历史新低或者一年以上阶段新低)的股票很危险。

股市中有句名言:不要接正在下跌中的飞刀。我要补充一句,不要接貌似跌到地上的飞刀。因为谁都不知道下跌中的飞刀何时会停下来,而且即使飞刀似乎掉到了地上,也没有谁知道飞刀何时能够再度飞起来。2007年以来,这样的例子举不胜数。中国平安、中国人寿、招商银行、中国船舶、中国石油、中国铝业、宝钢股份、鞍钢股份、中远航运、中国远洋、中国中铁、中国建筑、中国铁建、中国国航、南方航空、长江电力、大秦铁路等等一大批所谓的价值蓝筹,无一例外的历经2008年的暴跌,然后一直低位盘整到现在。这些公司的股价会起来吗?什么时候会起来?谁知道呢,也许再也起不来了。美国股市同样如此,道琼斯指数虽然接近新高,但曾经的价值标杆美国银行(BAC)、花旗集团(C)、美国国际集团(AIG)等等,自2008年以来,依然在暴跌80%~97%的位置徘徊,而包括雷曼兄弟、贝尔斯登在内的数百上千家公司则永远的消失了。

任何一家公司的发展都是动态的,不能简单的将某家公司定性为好或者坏。好坏之间可以转换,而股价正在不断创新低的股票,毫无疑问公司正在往坏的方向发展甚至加速发展。有些投资者喜欢把某些公司定义为好公司,然后股价越跌越买,理由是估值便宜。我想说,对于坏公司或正在变坏的公司而言,多便宜的估值都不具有安全边际。市盈率20倍可以变成10倍,10倍可以变成5倍,5倍还可以变成亏损直到退市。

价值投资,公司基本面和发展前景的研究是核心,是战略问题;而恰当的买卖策略也很关键,是战术问题。大谈战略,罔顾事实、一厢情愿的坚持某家公司多优秀,丝毫不故其股价正在不断创新低,对预示可能发生的基本面变化也视而不见。这和当年纸上谈兵、兵败长平的赵括没有任何区别。熊市之中总有一大批所谓的“股神”倒下,我想原因也在于此。

2、创新高(历史新高或一年以上阶段新高)的股票是孕育大牛股的摇篮。

股价不断创新低的股票无一例外都是大熊股,而任何一只大牛股都是在股价不断创新高的过程中诞生的。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大牛股也一样。目前市场上很多人说,未来民生银行会上60元,中国平安会上300元。我对这样的言论感觉有点好笑。民生银行离11.36元的历史高点相差甚远,中国平安别说147.43元的历史高点,连2010年的阶段高点66.65元都遥不可及,何谈上60元、300元呢?说实话,我很乐见民生银行涨到12块,中国平安涨到67块。到时候,说不定我也会看好并大量买入。至于前面翻倍的涨幅,这是那些早早介入、持续亏损、被折磨多年的投资者应得的奖励,我一点也不羡慕。后面不是还有五倍的投资回报么?对于我来说足够了!至于民生银行、中国平安还会盘整多少年,三年?五年?十年?那就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我认为,在市场运行正常乃至低迷的情况下,某家公司的股价创新高总是有理由的。有可能是基本面发生改变,正在往好的方面加速发展,比如经营拐点、业绩改善或者净利润大幅提升;也有可能是纯粹的市场炒作,比如概念炒作或者重组炒作。面对股价创新高的股票,我们需要做的工作就是仔细甄别创新高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只有那些基本面发生改变,正往好的方面加速发展的公司,才值得我们持续关注乃至在合理价位买入。

可口可乐是好公司吗?1962年到1987年股价盘整了25年,1999年到2012年股价盘整了13年。而巴菲特1988年买入可口可乐,正好是其股价三年翻倍并创历史新高的时候;IBM是好公司吗?1968年到1995年,股价盘整了27年,1999年到2010年股价盘整了11年。而巴菲特2011年3月买入IBM,正好也是其股价两年多翻倍并创历史新高的时候。(参见2011年11月16日博文)

3、市场会犯错,但市场在大多数时候都在做正确的事。

很多投资者认为,市场一直在犯错,所以投资是利用市场犯错的机会来获取收益。我不知道这种观念来源于何处,或许是他们根本没看懂市场,又或许是他们受巴菲特“贪婪与恐惧”言论影响太深。看不懂市场,那只能说明他们自己在犯错;而巴菲特谈“恐惧与贪婪”时,讲的是市场情况,尤其是市场极端情况。以此作为个股选择标准,把此看成市场常态,那还是他们自己在犯错。

我认为,市场的确会犯错,但市场在大多数时候都在做正确的事。市场犯错的机会不容易找到,即使找到也没有谁能预料犯错的时间会持续多久。相反,市场大多数时候做正确的事却显而易见,创新高或创新低就是最好的表现。市场是无情的,老是和市场对着干,揭市场伤疤,结果往往都不会太好。即使投资者足够聪明,历经曲折最终战胜了市场,我想,其中的过程也是非常折磨和难熬的,胜也是惨胜。投资是一件快乐的事,为什么要搞成一件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呢?钱是次要的,因为投资导致每天吃不好睡不好,影响身心健康就不值得了。


世界上的投资大师大多长寿,原因很简单,因为投资让他们快乐!巴菲特自己就说过,他每天跳着踢踏舞去上班!大师们每天做这么开心的事情,能不长寿吗?

我们只有对市场时刻怀着一颗谦逊、敬畏之心,才更容易获得成功,并获得持续不断的成功。如果某一天,市场告诉我:“你错了!”我不会争辩,立马举手投降承认错误,而不纠结于最终到底是谁错了。纠结是没用的,纠结的结果往往是市场无情的惩罚你,一点都不顾及你痛苦的感受。

巴菲特自1965年的四十多年来,亏损的年份只有两年,即2001年-6.2%和2008年-9.6%(平均每二十三年亏损一次);跑输市场的年份只有六年(2004年与市场持平),即1967年、1975年、1980年、1999年、2003年、2009年(平均每七八年跑输一次)。那些满仓金融股四五年,持续亏钱、持续跑输市场,却坚持认为市场犯错,坚持宣称自己是价值投资、巴菲特忠实信徒的投资者,是不是应该反思一下,到底谁在犯错呢?到底谁很狂妄呢?巴菲特可不是这么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