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现实走势,首先2018年冬天我认为大盘走出牛市很难,应该说我的预判算是正确的,我也承认以新能源、半导体和白酒为代表的三驾马车走的好得很,甚至堪比大牛市中的牛股集群,但大部分走势一般般,而且走势飘忽,不易把握,当然对于赚大钱的投资者我心悦诚服,甘愿向其讨教,当然数据最说明问题,一半以上的股票依然腰斩难道不是最好的例证吗?


但我想不到反弹走势能够持续三年二个半月,甚至目前也不能说就一定结束,如果能够收复今年前四个月暴跌的失地,那反弹也许还要继续甚至有可能演化成牛市,对此我也早有思想准备,这种行情绝非我的盘中餐,而且正因为我对这种走势的警惕和看空,才避开了诸多陷阱,比如2001年春天感觉股市形成长期滞涨,指数缓慢创新高,市场在北京申奥和加入WTO两个利好预期下,普遍看高,但我始终认为对于中国A股这样一个以中小散户为主的投资市场,一旦轿子里的人太多,轿夫恐怕不好找,当然了这是面向大盘,对个股和板块未必管用,比如2013年夏天到2014年冬天,创业板就形成长期横盘,但在2015年开年不到半年就大涨接近180%,眼下形势虽然大部分个股走势一般,但应该说中短线投资者利润同样一般,大盘面临前有埋伏、后有追兵,要想全面上涨,难度不小,当然了这一切都是本人预测,反正我不打算玩。


2022年又走出过山车走势,在反弹三年两个半月后,因为地缘冲突和疫情肆虐,大盘呈现单边暴跌,4月25日周一中位个股跌幅8.3%,其后管理层开始救市,4月27日起股市算是真正企稳,到了上周总体都是走势强劲,即便在5、6月份美国股市暴跌之际都能特立独行,出乎本人意料,到了七月份虽然指数下跌,主要是权重股下跌,二十大权重股中位跌幅7.5%,但个股表现不俗,尤其是中小盘股,后市还很难说。


本周一大家都以为,当天股市在市场即将全面注册制的利空下很快就翻盘;但周一晚上,大家都知道即将成行,于是乎周二股市出现暴跌,虽然因为权重股抗跌指数很漂亮,但中位个股跌幅超过了4%,周三指数在上午上涨后下午继续,不过周四、周五都走的不错,收复了一半的失地,应该说短线走的尚可,半导体板块走的不错,主要还是漂亮国也要下注,半导体尤其是芯片已经成为热点,至于中长线走势,笔者开篇就说了,从2020年冬天就挂免战牌,已经做好轧空的准备,反正又不输钱,投资大银行理财,有什么不妥?


我对未来不看好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新股大扩容以及高价定位,股灾爆发之时两市约有2700个股票,七年下来后扩容了2000多个股票,预计到了2023年冬天应该达到2700个新股,相当于再造一个A股,而且估值过高,尤其是中小创和科创板,上市大多高开,总体我认为虚火太旺,比如迄今中位个股总市值达到57亿,总市值是对未来净资产的预期,实在高的很,试想有多少企业能够做到净资产这么高?如果单纯依靠炒作和资金推动,一旦见顶那后果更加严重,2015年股灾迄今未消弭就是例证。


总之我对当下股市长线预判和短线实际走势出现了矛盾,咋办?继续不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