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非所有的借壳事件都会造成大牛股的生成,只有当借壳公司本身处于新兴产业,且为行业内的龙头公司时,被借壳上市公司投资价值才会较大。

  那么,当前A股中有哪些公司未来有可能成为被借壳的对象呢,对此,上海证券表示,按照以下六大标准:1、剔除创业板公司;2、民营企业;3、总市值35亿元以下;4、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在30%以下;5、2013年、2014年和2015年上半年每股收益在0.1元以下;6、如果以前有重组记录则更佳,此外,剔除掉正在重组、第一大股东2015年以来发生变更、退市停牌或重整,以及负债率偏高、重组隐性成本高的公司。推荐10只潜在壳资源股分别是威尔泰精伦电子圣莱达哈高科天润控股国农科技金宇车城武昌鱼海源机械亚太实业

  壳资源魅力大

  “壳”之魅

  因注册制未被写入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加之设立战略新兴板计划从“十三五”规划纲要中删除,外界预期A股壳资源或再度受到资本热捧。

  相较于排队申请IPO,借壳上市则可省去一定的时间成本,加之方案中可嵌入配套募资环节,故可与IPO募资实现等同的效果。

  绩优资产借壳所带来的股价上涨,也可为股东方带来可观的投资浮盈。

  未出所料,停牌许久的栋梁新材 3月23日复牌即被巨量买单封至涨停。显然,万邦德集团的高溢价入股为公司股价提供了有力支撑。而从另一角度而言,万邦德集团敢于以超出市场价两倍的价格收购股权,也显出其对资本平台的极度渴求。同样在昨日,大名城旗下的康盛投资宣布对博信股份实施了二次举牌,其对壳资源的追逐力度也进一步加大。

  因注册制未被写入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加之设立战略新兴板计划从“十三五”规划纲要中删除,外界预期A股壳资源或再度受到资本热捧,而从上述最新动向及记者采访情况来看,“干净”的壳资源在市场中的确颇为“紧俏”。

  栋梁新材昨日公告显示,公司控股股东陆志宝日前与万邦德集团签署股份转让协议,陆志宝将其所持栋梁新材2247.17万股股权(占总股本9.44%)作价7.3亿转让给万邦德集团,交易完成后双方并列成为第一大股东。据此,掌舵万邦德集团的赵守明、庄惠夫妇也连同陆志宝,实现了对栋梁新材的共同控制。

  不得不提的是,就在本次交易前,万邦德集团曾与栋梁新材共同筹划过资产重组事宜,栋梁新材原计划收购万邦德制药100%股权,同时募集配套资金。然而由于本次重组涉及环节较多,交易各方就重组所涉及的资金方案、盈利预测补偿方案及申报文件准备等相关事项或方案仍无法在规定期限内达成一致或协调完成,重组最终无奈告吹。

  如今来看,在因客观条件导致重组未果之后,万邦德集团并未就此“作别”,反而出高价进一步锁定对栋梁新材的共同控制权。栋梁新材停牌前股价为10.21元/股,而万邦德集团本次购股成本则达到每股32.49元,溢价率高达218.2%。“一般而言,溢价部分是股权受让方支付给上市公司大股东的‘壳费’,万邦德集团本次交易也应如此。”有券商投行人士对记者表示。

  当然,在通过高价购股曲线支付“壳费”后,万邦德集团也如愿获得了对上市公司的共同控制权。根据约定,本次交易的买卖双方在栋梁新材董事会、股东大会上行使董事、股东权利时,应保持一致行动,这无疑也为万邦德集团后续资本运作提供了施展空间。在同时发布的权益报告书中,万邦德集团称在实现对栋梁新材的共同控制后,计划在合法合规且不违背相关规则和承诺的前提下,通过资产重组或兼并收购等各种合法有效途径,不断改善上市公司的经营水平。

  而就在栋梁新材公告实际控制人变动的同一日,博信股份也宣布被康盛投资二度举牌。加上前期举牌的安纳达 ,作为大名城控股子公司的康盛投资已大规模入股两家A股公司。有意思的是,尽管康盛投资强调举牌是“秉承价值投资理念”,但事实上其入股的两家标的都具有明显的壳公司特性。先看博信股份,公司近年来一直处于微利状态,且总股本较小,最关键的是其原大股东杨志茂已表露出隐退的意愿,并在去年末将上市公司控股权转让给了烜卓发展,但后者持股比例相对较低。其另一举牌标的安纳达2015年则预亏过亿,而公司整体市值较小,有关其重组的传闻也不时在坊间流传。

  不止是产业资本,一些具有整合资源的投资机构也在密切关注壳资源动向。“我们最近也想找个壳,但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标的。”一家私募公司老总日前向记者表示。

  进一步来看,一些知名绩优企业也正果断加入到“借壳队伍”中,最新案例即是忠旺集团和圆通速递 ,两者借壳方案于昨日同时出炉,对接壳公司分别为中房股份大杨创世 。在分析人士看来,相较于排队申请IPO,借壳上市则可省去一定的时间成本,加之方案中可嵌入配套募资环节,故可与IPO募资实现等同的效果。另一方面,绩优资产借壳所带来的股价上涨,也可为股东方带来可观的投资浮盈。基于上述原因,各路资本对壳资源也始终保持着较高的关注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