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香港同情用药计划,全球高效抗癌药LOXO-292/莫博替尼mobocertinib/Tipifarnib/ABBV-399。有关于香港肿瘤科、心脏科等专科治疗资讯、健康科普、病情案例实时分享可关注“香港唯安医务中心”


一些刚刚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上市的癌症药物,但在香港仍未注册,如何通过香港获取全球最先进的癌症药物进行治疗?

在这数个月甚至数年的空窗期期间,部分药厂会容许香港的医生为合适的患者申请使用这些药物,我们称之为同情用药。这种同情用药计划原则上容许适合使用该药物的癌症患者,不会因为药物尚未注册而失去使用救命药的机会。同情用药计划下的药物,通常都是口服标靶药。

什么是同情用药?

目前欧盟、日本等地区已经建立同情用药制度,中国新《药品管理法》也将同情用药制度纳入其中。那么,什么是同情用药?

同情用药给患者提供了一条使用在研药物的新路径,故而英文名为“Compassionate use”。正常情况下,药物只有被批准后才能用于治疗患者,所以同情用药又叫做“批准前使用”(Pre-approval use)。不过目前,FDA已经用“扩大使用”(Expanded access)取代了前述两种说法。同情用药这个表述可更形象地表达该用药方式的目的。

需要注意的是,虽然同样是处于未批准上市阶段,IND(Investigational New Drug)的目的是主要是收集新药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信息,并用于新药申报。而同情用药,则是为了解决患者急难病情,拯救生命。这二者有相似之处,但同时也有本质的不同。

何种情况可以使用同情用药?

既然同情用药是一种药物在被批准之前或者在被批准之外使用,为保证安全合规,就需要对此进行监管。



编辑


FDA对同情用药进行了四方面的限制:

1.立即威胁生命的疾病或严重疾病且没有可比或令人满意的替代疗法可供选择

2.有足够的证据表明该药物是安全的,并且有初步临床证据证明该药物的有效性

3.收益高于风险

4.对临床试验无影响

同情用药虽然是在未批准的药物中进行选择,但并非所有的临床药物都可以进入备选,同情用药应该能够拥有足够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等临床信息作为证据。同情用药后潜在收益需要大于风险。最后,因为IND是为了收集相关信息用以支持药物申报上市,所以同情用药不能影响IND临床试验本身。

那么,谁可以要求使用同情用药呢?主要包括患者、医生和药企机构三个主体。美国提供了多方渠道供患者和医生查询同情用药信息,患者可以在面对无药可用的处境下向FDA提出申请。不过,实际情况下绝大多数同情用药均由具有执业医师执照的医生提出。此外,药物的供应者也可以自行提出使用同情用药。

对于FDA而言,其本身一般不会主动要求同情用药,但偶尔会将一些开放性标签的临床试验转化到同情用药范畴。同情使用药品涉及广泛的治疗领域,包括HIV/AIDS 、其他感染性疾病、癌症、罕见病以及心血管疾病等。美国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患者能够用上瑞德西韦正是适用了美国“同情用药”制度



全球最先进癌症药物-香港同情用药计划

近年肿瘤新药日渐增多,应广大患者朋友们的需求,香港同情用药计划自去年启动后受到不少患者的肯定,过往同情用药的项目包括拉罗替尼、AMG510、瑞普替尼、Brigatinib等全球顶尖高效抗癌新药。现对申请的项目进行更新,2022年可通过香港同情用药进行申请的癌症药物包括针对EGFR外显子20插入突变的靶向药莫博替尼Mobocertinib(TAK788)、RET抑制剂塞尔帕替尼LOXO-292、MET抑制剂特泊替尼Tepotinib、HRAS突变头颈癌Tipifarnib(Zarnestra)、MET蛋白过表达或扩增的Telisotuzumab Vedotin(ABBV-399)等等。


莫博替尼Mobocertinib(TAK-788)

非小细胞肺癌(NSCLC)是最常见的肺癌类型,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统计,全球每年新增约180万肺癌病例,其中NSCLC约占85%左右。EGFR 20号外显子插入突变是非小细胞肺癌的一种罕见突变,约占所有NSCLC的2.1%。在中国,EGFR20号外显子插入突变发生率约占所有NSCLC的2.3%。目前,全球范围内尚未批准任何针对EGFR 20号外显子靶点的治疗药物,同时,现有的EGFR-TKI、化疗和免疫疗法对于携带EGFR 20号外显子插入突变的NSCLC患者临床获益有限,患者饱受疾病困扰,具有迫切的临床治疗需求。


莫博替尼Mobocertinib(TAK-788)是武田研发的一种选择性靶向作用于EGFR和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HER2)20号外显子插入突变的小分子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也是武田首个实现中国参与全球同步开发的药物,预测将能够为携带EGFR 20号外显子插入突变的NSCLC患者带来突破性的治疗获益。

一项针对Mobocertinib(TAK-788)开展的1/2期临床试验(AP32788-15-101)的初步疗效和安全性数据显示,在难治性EGFR20号外显子插入突变的NSCLC患者中,经Mobocertinib治疗后,中位无进展生存期(mPFS)可达7.3个月,客观缓解率(ORR)为43%,同时安全性可控。2019年12月,Mobocertinib已获得美国食品与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孤儿药资格认定,并于2020年4月获得FDA突破性疗法认定(Breakthrough Therapy Designation)。

武田药品工业株式会社2021年9月17日宣布,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已核准莫博替尼EXKIVITY (mobocertinib,TAK-788)用于治疗含铂化疗期间或之后疾病进展的伴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外显子20插入突变(经FDA核准的检测检出)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成人患者。


特泊替尼Tepotinib

适应症:用于治疗不可切除、MET 外显子14 跳跃突变晚期或复发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

使用方法:500mg 每天一次,餐后口服

临床疗效:2019年9月FDA授予特泊替尼tepotinib突破性治疗的称号,用于治疗接受含铂化疗后病情进展、携带METex14跳跃突变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

FDA审查的数据显示,经液体活检鉴定的METex14突变的NSCLC 患者,由独立审查委员会(IRC)评估的ORR为50.0%,由研究者评估的ORR为55.3%。经组织活检鉴定的MET ex14突变的患者,由IRC和研究者评估的ORR分别为45.1%和54.9%。

塞尔帕替尼(LOXO-292)

适应症:RET融合的肺癌、甲状腺癌等,是全球目前RET融合首选的两款药物之一。

使用方法:口服。50kg体重以下,120mg,每天2次;50kg以上,160mg,每天2次。

临床疗效:LOXO-292是一种高度选择性的口服RET抑制剂,也就是说这个药物非常“专一”地抑制RET基因,不会“错杀”且毒副作用小。


临床实验数据显示,在带有RET融合变异的患者中,LOXO-292的总体缓解率为77%。其中,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总体缓解率也为77%。而在RET变异的甲状腺髓样癌中,这款在研新药的总体缓解率为45%。

申请资格:RET基因融合的非小细胞性肺癌,并且对化疗药产生抗药性,拥有以 FISH 或次世代基因检测 (Next-generation sequencing) 的报告便可申请药物,为自己带来生的希望。


替吡法尼 Tipifarnib(Zarnestra)

HRAS突变可能导致膀胱癌、甲状腺癌、唾液腺癌等多类癌症,也会导致癌症进展或复发的风险提升。目前,临床上对于包括HRAS在内的各类RAS突变患者的靶向治疗方案主要集中于其通路的上下游,如采用mTOR抑制剂等。头颈癌的现有疗法有效率较低,总体生存期不高。而且,由于肿瘤位置特殊,可能影响到患者的器官功能和外貌,加上疾病容易复发,这给患者的身心都带来较大的压力。


近日,美国FDA宣布授予Tipifarnib(Zarnestra)突破性疗法认定(BTD),用于治疗携带HRAS基因突变的头颈部鳞状细胞癌(HNSCC)患者。Tipifarnib是一种强效、高选择性口服法尼基转移酶抑制剂,可间接抑制HRAS蛋白活性。

在2020年5月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线上会议公布的数据显示:

在HRAS基因突变的HNSCC患者中,ORR为42.9%。

在17例可评估患者中,Tipifarnib治疗组ORR为47.1%,中位反应持续时间(DOR)为14.7个月。

随后,可评估患者增加至18位,达到50%的ORR,中位OS为15.4个月,中位PFS为5.9个月。相比之下,患者在最后一线治疗中的PFS中位数仅为2.8个月,增加一倍多!

新药Tipifarnib若能顺利获批上市,将为头颈癌患者提供更好的治疗选择,提高生活质量。

替吡法尼 Tipifarnib(Zarnestra)香港同情用药申请,给到HRAS突变头颈患者更多治疗新选择。


Telisotuzumab Vedotin(ABBV-399)

药品名称:Telisotuzumab Vedotin

代号:ABBV-399

作用靶点:MET蛋白过表达或扩增

研发公司:艾伯维

药物介绍:Telisotuzumab Vedotin(Teliso-v,ABBV-399)为新型c-MET靶点抗体药物偶联物(ADC),在c-MET过表达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治疗中,具有非常出色的潜力。

适应症:一线或二线治疗MET蛋白过表达或扩增的非小细胞肺癌。

2021年的AACR年会上,ABBV-399公开了其Ⅱ期研究的结果,在c-MET过表达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治疗中,具有非常出色的潜力。

在EGFR阴性的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ABBV-399治疗的整体缓解率为35.1%,中位缓解持续时间为6.9个月;其中,c-MET高表达患者的整体缓解率为53.8%,低表达患者为25.0%。

一款来自艾伯维(AbbVie)的新型c-MET靶点ADC药物Telisotuzumab Vedotin(Teliso-v,ABBV-399)公开了其Ⅱ期研究的结果,在c-MET过表达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治疗中,具有非常出色的潜力。

经治患者,缓解率最高53.8%

根据c-MET表达水平和EGFR突变情况,研究中纳入的患者被分入了多个队列。

在EGFR阴性的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ABBV-399治疗的整体缓解率为35.1%,中位缓解持续时间为6.9个月;其中,c-MET高表达患者的整体缓解率为53.8%,低表达患者为25.0%。

在EGFR阳性的患者中,整体缓解率为13.3%,中位缓解持续时间尚未达到;研究者指出,达到了临床缓解的患者均为c-MET高表达的患者。

在鳞状肺癌患者中,整体缓解率为14.3%,中位缓解持续时间为4.4个月。

安全性

在安全性方面,3级或以上治疗相关不良事件的发生率为53.8%;其中,7.5%的患者发生了超进展,6.5%的患者发生了3级或以上的肺炎,5.4%的患者发生了低钠血症;此外,3例患者报告了可能因ABBV-399治疗而导致的死亡,其中2例为鳞状肺癌患者,1例为EGFR阴性的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患者。

根据研究者的报告,大部分治疗相关不良事件的发生与接受ABBV-399治疗的时间相关,因此大部分发生了不良事件的患者仍然从ABBV-399治疗当中获益了。

近日,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授予telisotuzumab vedotin (Teliso-V)突破性治疗资格(BTD),用于治疗晚期/转移性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野生型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c-Met过度表达水平较高),其疾病在铂类药物治疗期间或治疗后发生进展。

温馨提示:以上资讯仅供参考,不作为药物推广和治疗建议用途。如有疑问应咨询医生的专业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