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2阳性扩散性乳腺癌最新治疗药物Enhertu(T-DXd)


HER2阳性的乳腺癌病人占整体乳腺癌病人约20%。以前未有标靶药物的时候,我们只知道这类病人比其他乳腺癌病人高出一倍的复发机会,而且比较容易扩散到脑部,治疗更会比较棘手。自从研发到标靶药物后,这个情况大有改善,那么标靶药与一般化疗药物有什么分别?


化疗与标靶药的不同之处:

如果将癌细胞比喻成一盏灯,正常的细胞就像普通的灯一样,可以透过开关按钮正常开关。不过,癌细胞就如开关按钮坏了,是一盏不能熄灭的灯,治疗是唯一一个方法可以将这盏灯熄灭。而化疗就好像把灯摧毁,有时候甚至连灯附近的墙身也被化疗药物破坏。如果我们可以成功找到供电的电线——标靶的药理就好像直接弄断电线,折断供电而令灯熄灭,减少无辜被摧毁的范围。


为何不能单独使用标靶药物?

其实肿瘤的情况并不只是一盏灯,而是成千上万过亿数量的灯,要短时间内将所有灯熄灭并不能单靠折断电线,所以化疗及标靶药同时进行就能尽快控制情况,继而提升治疗效果。加上,现有反映的绝大部分医学数据都是根据化疗及标靶药物合并使用而得出的数据参考,所以两者同时使用治疗才是最正统的做法。当然某些个别病人会因年纪大或其他身体状况未能采取较进取的化疗方案,需要由主诊医生因应个别情况调整治疗计划。


HER2抗癌药物之历史:

以下会顺序向大家介绍 HER2抗癌标靶药物的发展史:

曲妥珠单抗(Trastuzumab):

第一种针对HER2受体的标靶药就是曲妥珠单抗(Trastuzumab)。对比还未有这种标靶药的时候, 使用曲妥珠单抗后能增加整体存活率5-8个月。


拉帕替尼(Lapatinib)

其后面世的标靶药是拉帕替尼(Lapatinib),是一种小分子抑制剂,属口服的标靶药。有数据显,拉帕替尼结合口服化疗药卡培他滨(Capecitabine),对比单独使用口服化疗药卡培他滨更为有效,而且有机会穿过血脑屏障从而控制脑转移的情况。这种药物亦是医管局常用的药物之一,现在已有基金资助可供病人申请。

拉帕替尼面世后,首次出现双标靶治疗概念,就是将第一种吊针的标靶曲妥珠单抗(Trastuzumab)结合口服药拉帕替尼,让使用曲妥珠单抗后恶化的病人使用,从而增加无恶化存活期大约三星期,及整体存活期大约四个月。其后,由于大量其他标靶药物出现,令病人有更多不同的选择。


贺癌宁(Ado-Trastuzumab emtansine /T-DM 1)

这个是第一种的抗体药物混合体 (ADC- Antibody Drug Conjugate)。打个比喻,这种药就是有追踪功能的炸弹,透过标靶的药理作为导航,将有效的化疗药物带到癌细胞才针对性攻击,一方面有助增加疗效,另一方面可减少伤害无辜细胞,从而减少副作用。

基于第三阶段临床研究的结论,这个药物是有效的第二线治疗方案,在公立医院及私营诊所亦有药物资助计划。

这个药物的特性是混合药,所以只需用一种药就有两种药物的功效,对病人来说相对方便。


贺疾妥(Pertuzumab)

其后贺疾妥(Pertuzumab)面世后,将双标靶的概念推向另一个层面。由于这个标靶针能针对更多HER2信号,结合第一种标靶药妥珠单抗(Trastuzumab) 及化疗同时使用,对比使用单标靶,大幅增加有效机会率(80%对比69%),无恶化存活率(19个月对比12个月),延长整体存活率 (中位数对比: 57个月和41个月)。自此以后,第一线治疗采用双标靶便成为了黄金标准。

Neratinib是第二种面世的口服小分子抑制剂。研究显示,Neratinib加上口服的化疗药卡培他滨(Capecitabine) 对比拉帕替尼(Lapatinib) 加上口服的化疗药卡培他滨更为有效。


Enhertu(DS-8201)

Fam-trastuzumab deruxtecan/Enhertu(DS-8201)

Enhertu(DS-8201)是第二种面世的抗体药物混合体 (ADC- Antibody Drug Conjugate),对比贺癌宁(T-DM1),除了同是有追踪功能外,炸弹范围亦比较广泛,有如追踪的散弹,所以效果似乎更加显著。即使之前已经接受很多抗癌治疗药物的病人,通常对进一步治疗没有太大成效,这种药物仍然帮到一部分病人。另外,现有早期数据显示,对于一些HER2受体展现比较低,从前不适合抗 HER2标靶治疗的病人,这种药物亦似乎适合使用,现正等待更成熟的医学数据。


以下关于Enhertu(DS-8201)的介绍,由香港唯安医务中心编辑整理:


DS-8201适用于HER2增幅型的乳腺癌患者,这是一类称作抗体药物复合体的抗癌药物。这种药物的特别之处为既是抗体,可黏连上具 HER2基因突变的癌细胞,同时亦包含了化疗药物在抗体的主干之上。这个复合物一旦被吸入癌细胞内,便会释放高浓度的化疗药物杀死癌细胞,其高针对性的特点令化疗相关的副作用大幅减少。它与市场上现存的 T-DM1 原理一样,唯相比之下,它有效负载(Payload)化疗药物的能力比 T-DM1 高一倍以上,疗效自然更加优胜。


今年,第二期临床试验 DESTINY-Breast 01 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发布了最新的研究数据,其结果显示,在接受过多线治疗的转移性HER2型乳腺癌患者(之前接受过由2至 27 线,中位数为接受过 6 线治疗)中,其治疗效果仍见显著:97.3%的病人病情受到控制,整体反应率达60.9%,而达至肿瘤有反应的中位时间为1.6个月,无恶化存活期中位数为16.4 个月。


基于这项临床试验数据, 美国FDA同意加速核准该药物上市,作为曾接受至少两线治疗失败的转移性HER2型乳腺癌患者的治疗选择,同时NCCN 亦将此药列入 2A 级的共识推荐


妥卡替尼(Tucatinib)

妥卡替尼(Tucatinib)是第三种面世的口服小分子抑制剂。研究数据显示,妥卡替尼结合另外一种注射的标靶曲妥珠单抗(Trastuzumab) 以及口服化疗药物卡培他滨(Capecitabine) 对比使用妥珠单抗以及口服化疗药物卡培他滨,对于有脑转移的病人成效比较好。


Margetuximab

Margetuximab的感觉就有如改良版的曲妥珠单抗,效果生物技术进一步改善其成效,跟妥珠单抗一样,亦需要配合化疗使用。研究数据显示,Margetuximab结合化疗后,对比妥珠单抗结合化疗有效延长无恶化存活期 (5.8个月对比4.9个月),整体存活率暂未有明显分别。

总括而言,虽然HER2阳性乳腺癌较为恶毒,但治疗技术日新月异,有效帮大部分病人延长有质素的无恶化存活期,及整体存活期。希望以上的资料能帮助大家初步掌握治疗的资料,让大家在抗癌路上走得轻松一点。

原文标题:HER2受体阳性扩散性乳腺癌治疗药物演变及最新治疗信息

作者:临床肿瘤科黄丽珊医生


有关于香港癌症治疗资讯、健康科普、病情案例实时分享可关注“香港唯安医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