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癌症资讯:MET14外显子突变肺癌,卡马替尼高效抗脑转


据《中国恶性肿瘤流行情况分析报告》显示,肺癌居于我国恶性肿瘤发病率和死亡率之首,其中非小细胞肺癌占所有肺癌的80%,最常见的驱动基因为EGFR、ALK、ROS1、BRAF V600E及NTRK等。继以上常见的驱动基因之后,MET可能是非小细胞肺癌下一个最值得期待的成药靶点。


近年来,MET抑制剂的研究层出不穷,其中赛沃替尼、Tepotinib和Capmatinib是目前研究数据相对较多的3个药物。


一:特泊替尼

Tepmetko(Tepotinib,特泊替尼)是全球首个获批用于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c-MET选择性抑制剂,首先于2020年3月25日在日本获批应用于MET 14外显子跳跃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相关阅读:重磅!晚期非小细胞肺癌全球首个口服MET抑制剂Tepotinib上市!)


Tabrecta(Capmatinib,卡马替尼,又名INC280)于2020年5月6日获得FDA批准应用于MET 14外显子跳跃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成年患者。


二:赛沃替尼

MET 14外显子跳跃突变在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发生率为1%~3%,在肺肉瘤样癌(PSC)中的突变率却高达31.8%。MET 14外显子跳跃突变NSCLC对铂类为基础的化疗耐药率较高,因此患者预后也较差。赛沃替尼是中国自主原创的高度选择性口服MET抑制剂,一直有望成为我国首款MET靶向药。没想到这一天终于来临了!

就在6月22日晚间,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官网显示,和黄医药研发的小分子MET抑制剂赛沃替尼(savolitinib,曾用名:沃利替尼)已在中国获批,这意味着中国迎来了首款获批的选择性MET抑制剂,这也是全球获批的第3款MET抑制剂。

赛沃替尼的此次获批的适应症为间质-上皮转化因子(MET)外显子14跳变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的非小细胞肺癌。

相关链接:中国首款MET靶向药获批上市!控制率达93.4%


三:卡马替尼-高效抗脑转移


卡马替尼作为一种口服的高选择性小分子MET抑制剂,于2020年5月6日被美国FDA批准上市。最重要的是,卡马替尼(Tabrecta、capmatinib、INC280)是FDA批准的针对局部晚期或转移性MET 14跳跃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首款靶向药。


卡马替尼作为肺癌新一代MET靶向药在2020年美国癌症研究协会(AACR)年会上,可谓成绩突出,风光无限。再结合2020年9月3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的关于卡马替尼的最新临床研究结果显示:

【初治患者】

在初治患者(28例,先前没有接受过治疗)中,独立评审委员会(BIRC)评估的客观缓解率(ORR)为67.9%,疾病控制率(DCR)为96.4%。研究者评估的ORR为60.7%,DCR为96.4%。中位反应持续时间为12.6个月。

【经治患者】

在经治患者(69例,先前已接受过治疗,88.4%含铂化疗)中,BIRC评估的客观缓解率(ORR)为40.6%,疾病控制率(DCR)为78.3%。研究者评估的ORR为42.0%,DCR为76.8%。中位反应持续时间为9.7个月。

01颅内客观缓解率达54%,卡马替尼高效脑转移疗效不俗

在13例出现脑转移的MET 14突变患者中,约有一半的脑转移患者对卡马替尼应答,颅内ORR达到54%(7/13)。

在这些患者中,有4例完全消除了脑部病变(31%),另外3例部分缓解(PR)患者的情况:1例患者3个病灶完全缓解,4个病灶稳定;1例患者2个病灶完全缓解,1个稳定;1例患者1个病灶完全缓解,3个稳定。所有患者颅内DCR为92.3%(12/13)。

【真实案例】

2020年AACR大会上报道的一个真实案例,1例73岁女性患者患有多处脑转移,既往接受K药和全脑放疗,2018年2月开始接受卡马替尼后首次CT显示达到多病灶完全缓解,目前已经持续了25个月以上的治疗。

卡马替尼作为一种口服的高选择性小分子MET抑制剂,于2020年5月6日被美国FDA批准上市。最重要的是,卡马替尼(Tabrecta、capmatinib、INC280)是FDA批准的针对局部晚期或转移性MET 14跳跃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首款靶向药。

卡马替尼作为肺癌新一代MET靶向药在2020年美国癌症研究协会(AACR)年会上,可谓成绩突出,风光无限。再结合2020年9月3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的关于卡马替尼的最新临床研究结果显示:

【初治患者】

在初治患者(28例,先前没有接受过治疗)中,独立评审委员会(BIRC)评估的客观缓解率(ORR)为67.9%,疾病控制率(DCR)为96.4%。研究者评估的ORR为60.7%,DCR为96.4%。中位反应持续时间为12.6个月。

【经治患者】

在经治患者(69例,先前已接受过治疗,88.4%含铂化疗)中,BIRC评估的客观缓解率(ORR)为40.6%,疾病控制率(DCR)为78.3%。研究者评估的ORR为42.0%,DCR为76.8%。中位反应持续时间为9.7个月。

01

颅内客观缓解率达54%,卡马替尼高效脑转移疗效不俗

在13例出现脑转移的MET 14突变患者中,约有一半的脑转移患者对卡马替尼应答,颅内ORR达到54%(7/13)。

在这些患者中,有4例完全消除了脑部病变(31%),另外3例部分缓解(PR)患者的情况:1例患者3个病灶完全缓解,4个病灶稳定;1例患者2个病灶完全缓解,1个稳定;1例患者1个病灶完全缓解,3个稳定。所有患者颅内DCR为92.3%(12/13)。

【真实案例】

2020年AACR大会上报道的一个真实案例,1例73岁女性患者患有多处脑转移,既往接受K药和全脑放疗,2018年2月开始接受卡马替尼后首次CT显示达到多病灶完全缓解,目前已经持续了25个月以上的治疗。


从上述研究数据可以看出,卡马替尼是最有希望给患者带来获益的靶向药,其一线及后线治疗MET异常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疗效不俗,初步数据还显示出其入脑能力喜人。


02克唑替尼治疗复发后,卡马替尼高效抗脑转,力挽狂澜!

这是一名75岁的不吸烟男性患者,被诊断为转移性肺腺癌,携带MET 14外显子突变,无其他靶向致癌突变。在初诊时患者的左肺、胸膜、淋巴结、骨和软组织存在广泛转移。在使用克唑替尼治疗9个月后,胸部、腹部和盆骨疾病部位出现明显反应,达到显著缓解。


但不巧的是,病情急转直下,在治疗9个月后,患者开始出现脱水、低钙血症及精神错乱等问题,甚至还发生了脑实质和转脑膜转移,一直延伸到脊髓。在这万般危急时刻,医生经患者同意后,给其试用了卡马替尼,患者的病情迅速得到改善。


服用2个月的卡马替尼后,患者脑部左额叶的5 mm病变变成残留的的点状病变,病灶几乎快消失;

左三叉神经和左小脑半球叶的软脑膜病变已检测不到病灶;

治疗后软脑膜沿脊髓的增强信号也彻底消失。


有关于香港肿瘤治疗资讯、国际最新用药信息、健康科普、病情案例实时分享可关注-香港唯安医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