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我的股市生涯,一个现象,我是股神。

但是---一段时间之后,再看,我怎么这么蠢。

它给人一种错觉,而且是简单逻辑都过不去的思维。但是它每时每刻存在。

今天,我明白了吗?未必。


我所理解的知识决定了我的行为,对我来说,所谓的技术就是保命的---止损或者说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