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农业生产几个问题的思考

刘闻铎

一、有机质的循环问题,将农业放在大环境中去思考,必须考虑物质循环规律。我们祖辈是农耕民族,早在两千多年前的周朝就开始重视有机肥的利用,后来有专业的收集、处理、运输甚至包括肥质量评估、肥交易的职业化。因为那时没有化学肥料,农田产量只好依靠农家肥。《齐民要术》、南宋的《农书》直到明清时期都有记载。包括肥料处理技术在内的我国农耕技术养育了中华民族繁衍生息。近代,农家肥的利用本应该进一步向科学化发展。但是这个活太脏,没有人愿意干,就萎缩了,放弃了。这些人畜排泄物、厨房垃圾、秸秆、农业废弃物......整个农业生产庞大的垃圾怎么办?这些有机物最终要流向哪里?大多数与工业垃圾有毒有害废水、废渣混合后排放、或放火烧掉,进入水体和大气,在农村任意堆放,成为污染环境的首恶,再处理起来就非常麻烦,要付出极大代价。而作物所需要的肥料却要由工业提供,消耗能源的同时又有许多环节成为新的污染源。在施肥操作过程中往往又过量施肥造成土壤污染的新问题。农业生产中所有的产出的有机质利用后的人畜排泄物及有机垃圾本应该回归大地,却去了垃圾掩埋场,掩埋场不断的扩大,侵占农田。掩埋场产生的有害气体再度污染环境,或造成可怕的滑坡,垃圾液流向河流、大海。因此,建立良性农业产出物质良性循环体系非常重要,应该提到日程。不是简单地炒作“有机农业”概念反对使用化肥,也不是赞成或反对“复古”的问题。应该把农业所有废弃物,人畜排泄物、厨房垃圾、作物秸秆、畜产品加工废水废料、蔬菜市场垃圾、林草垃圾等统统做无害化处理(如沼气池发酵、堆肥、沤肥)后回归农业农田,缺额肥料再由化肥补充。现在种地是越省事越好,春天把一年的化肥“一炮轰”了,其中一大半流失了,增加了成本,污染了环境。破坏了循环,结果是“一枪俩眼”。中国工程院专题研究报告显示:我国耕地土壤质量在不断下降,比40年前下降10%,比西方国家至少低10%至20%。有机质循环被破坏提高了种植成本造成土壤质量下降。

必须建立一个农田有机质平衡的概念,每年从一块田地里拿走多少有机质(如粮食、果蔬、牧草)必须给这块田地补充多少有机质,才能维持物质的平衡。这不难吧,这没有什么高科技难以解决的复杂技术问题。庞大的城市人口产生的有机垃圾必须按数量全部返回给农业农田。当然,责任归口可能有麻烦,归农业、环保、城市?需要重新规划有机垃圾物流系统,麻烦又费事,但是于国于民功德无量。

二、现行的机械化能解决的基本是播种及播种前和收获及收获后,作物生长季的田间管理几乎束手无策。原来的田间管理基本依靠人工,劳动强度大极其辛苦及(喷药)作业有害健康。随着人工费用的提高,在作物生长期拖拉机因不适应行距和干涉作物很难进入田间作业。如机械中耕、锄草、培土,不能及时疏松改良土壤和保墒,杂草丛生,只好大量使用除草剂;不能及时施肥、追肥,不得不采取前期“一炮轰”造成施肥量过高和流失严重,加大成本;发生病虫害,只能通过高架喷雾机或无人机从空中喷雾制造一个2~3米厚有高浓度的农药雾霾层,必然加大了植保成本,

农机的特点是季节性强,作业量不均衡。大中型拖拉机动力过剩,前些年跑运输,这些年很少见了。联合收割机能力过剩,时兴跨区作业,随着收割机的增加饱和跨区作业怎么办(长途跋涉消耗的燃油费可不是小数目,是要加在用户身上的)。作业量少,购置费折旧要摊销,必然提高作业成本。我国农机保有量已经相当高了,平均亩动力0.41千瓦是美国的5.8~6.8倍(罗锡文院士.2019.01.10),可以说是超世界水平了,机械使用成本怎么能不高。

机械所需要的牵引力必须由拖拉机有足够的质量压在地面上从而产生附着力而获得。机械在农耕地的滚动阻力成倍增加,牵引效率下降,作业动力至少浪费50%以上。机械对土壤压实和土壤结构的破坏相当严重,有压实就要疏松,耕翻,疏松同时又在压实。这是一个目的与结果相互矛盾的恶性循环的物理过程,是无法回避无法克服的]。耕作层变薄,耕作层下面的“犁底层”越来越厚且日益坚实,成为严重影响作物生长的障碍。压实土壤又增加耕作阻力,造成能源浪费也是限制农业增产和推高作业成本的原因之一。定了机械压实对土壤的破坏作用。这种机械化模式已经到了“天花板”,也可以说走到了“死胡同”,是不可持续模式。解决这一矛盾,本人主张要建立田间无压实轨道作业与运输系统,另外讨论,不在此展开。

关于农业动力,石油农业、大马力拖拉机早晚要被电气化、锂电池包取代。现在已经在研发电动大型客机了。处理农业废弃物排泄物,经过沼气发酵,沼气渣、沼水做肥料回归农田。沼气燃料电池发电加上风电、光伏发电,实行农田作业能源循环自给是可能的,电气化自动化作业的农业机械应该着手了。大咖们何必都死死盯着机械人、无人驾驶、电动汽车,这里也大有作为的天地也有足够大的市场。

三、种植业成本决定竞争力,机械化不能不讲效益

提到粮食绕不开粮食进口问题,国外粮食经过万里滔滔到了口岸比国内粮食价格还低,说明我们的粮食生产成本高。有布瑞克农业数据资料显示2014年我国小麦种植成本每亩965.13元,其中人工占38%,化肥占15%,机械占13%。同比美国小麦每亩种植成本是318.71元。我国是美国的3.028倍。粮食生产成本高,不是提高粮食价格就能解决的问题,则失去市场竞争优势,将危及国家粮食安全。问题在哪里?我们装备的机械化的数量是美国的5~6倍,机械化的水平也只达到65%,还离不开人力的繁重的体力劳动,农业劳动力的减少,人力价格随着提高,而机械化的成本也居高不下。

四、未来新型农民是什么样:许多人预测新型农民是掌握种子、肥料、植保、水利、气象、耕作、畜牧、机械操作、计算机、经营管理、市场交易等多专业现代技术的综合性人才。这畅想是多么激动人心啊。问题是现在全国有几位专家能符合这样的要求?不仅仅要有天生的素质,也必须付出几倍的学习成本。专家院士都做不到的事,有点忽悠老百姓的意思。未来的工人也不可能全面掌握研发、设计、各种加工工艺、操作、企业管理、技术经济、股票交易、融资投资等专业技术。未来的农业应该是借助于各种专业的服务体系的咨询服务来完成整个生产全过程。所说的新型农民就是这些服务体系中的各个专业的专家,组成农业的个体单元、合作社或家庭农场可以把生产业务全部“外包”给服务系统,不需要介入具体生产过程。(刘闻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