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汇被沽空,港币利率暴涨,而导致股市暴跌——今天发生在香港的事件不能不让我联想到1997年发生在亚洲的金融危机,不能不联想到危机期间发生在香港的数次金融攻击。当时,金融大鳄在股市上埋伏大量恒生指数期货空头仓单,然后大量借取港币抛售,逼迫香港金管局出手收紧港币,拉高利率,提高港币借入成本。但是,拉高利率是柄双刃剑,阻击港币攻击的同时,严厉压制了股市,股市暴跌,金融大鳄在股市上的期指空单呈现“爆炸式收益”。当年,国际金融大鳄称之为“自动提款机”。

现在,这个提款机是不是又在发挥作用?说不清楚,但种种迹象表明,发生同样事件的概率极高。原因是:联系汇率制毕竟是有软肋的,而亚洲金融危机之后,这个软肋并未获得强化。更重要的原因是:在香港,大街小巷对“市场原教旨主义”顶礼膜拜。尽管,它们有过以“非市场手段”阻击金融攻击的历史和经验,但这并未影响它们认知之坚定,行为之教条。

同样让我们联想到的是:2010年1月18日,有香港媒体引述知情人消息爆料称,“金融大鳄”索罗斯

旗舰投资公司“索罗斯基

金管理”已经计划在香港开设办事处,并将调来两名猛将坐镇。说实话,我看了这条消息为之一震。尽管报道认为:此事反映了索罗斯对中国投资前景充满信心,但我并不敢苟同。我认为,中国从“货币端”退出经济刺激存在严重问题,它将导致中国经济下行的同时人民币汇率升值,这样的背离,会将中国经济拖入泥潭。而索罗斯当然明白“我都能看懂的事情”。

6年过去了,时机成熟了?准备充分了?攻击开始了?令我数年来忧心忡忡的事情,我们的金融管理者们有多少人在研究?有多少人在努力寻找反击之策?实际上,去年股市大震荡之时,我已经闻到了味道。因为,股市的暴跌并不单纯,除了几个“股市内鬼”被抓之外,其他方向呐?那时,人民币汇率方向没有动静吗?

我认为,国际金融大鳄的目的就是要“股市汇市双杀”,目的就是为了喝干中国以及全体新兴市场经济国家、发展中国家的资本血液,不仅为美国金融大泡沫买单,同时通过大幅削弱这些国家的经济实力,而突显美国的比较实力,继续美元霸权。

真会是这样吗?真是。我们不要以为美国政府和华尔街离得很远,其实它们永远是共穿一条连裆裤的利益共同体,总统不过是华人街的服务员之一,而总统以下的核心机构、参谋机构其实都是华尔街大佬。总统与华尔街的矛盾只限于国内的贫富两极分化,而在争夺国际利益问题上、在打劫其他国家利益上它们高度一致,而且核心指挥机构就在总统身边。

真正的考验已经摆在了中国政府面前。当年,朱镕基总理有底气支撑香港,不只是我们拥有强大的外汇储备,更重要的是,金融资本账户基本还处于关闭状态,人民币汇率处于管制状态,但今天呐?人民币和港币轮番遭到攻击,这是什么路数?人家到底在怎么玩?会不会导致我们首尾难顾?我们应当怎么办?这些迫在眉睫的大问题有谁在想?有谁在认真研究?能不能有一套“非同寻常”遏制手段?

我认为,无论中国经济实力多么强大,面对恶意的金融攻击,我们都应该避免“严格按照市场的套路”予以回击。因为,那将面临两大问题。第一,敌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按照市场套路出牌,正中对手下怀的概率极高,那样反击成本巨大;第二,对手攻击就是以掏空你的实力为目的,为此它们会极有耐心地一波一波地、忽强忽弱地长时间攻击,直至全体国民失去信心,直至引来更多的金融投机者,直至你无力反击,惨败给无限大的市场。

所以,“稳、准、狠、混”是四大要点,不仅必须一举拿下,而且还得建立让它有来无回的制度。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期间,欧元区获知大量对冲基金试图大规模攻击欧元之时,欧洲金融监管当局的做法是:公开这些基金的账户,并对部分账户实施冻结,交易结果报备,同时颁布“禁空令”。这就是以“临时性立法”手段阻击恶意攻击,中国应当效仿,以立法和规则为手段反击,将是最小代价的选择。(钮文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