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国经济何以难以复苏?


----写在法国“9.7”全国大罢工前刻


?


法国财经杂志《Alternatives Economiques》最新一期推出封面压题文章:为什么法国复苏将缓慢?《France: Pourquoi lareprise sera lente?》。单看题目,似乎是一篇反思、批评、建言的理性文章,然而读完之后不由莞尔。与其说批判,不如说是开脱甚至美化。


此文总结的原因如下:美国的高失业率、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欧洲的紧缩政策、全球原材料价格上涨。居然没有一条与法国自身的问题有关!(堪称典型的五毛文)。显然这些原因可以被所有国家用做借口。但是即便如此,波兰、德国、中国以及中国台湾、印度和新加坡都实现了高速增长。虽然不了解此杂志的立场和背景,但此文确实称不上严肃、客观。


西方发达国家发展到今天,有两个共性:一是经济增长乏力。二是债台高筑。这两者又密切相关,互为因果。其实当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由于基数变大,速度必然放缓。但除了此原因外,还和西方普遍实行的、超出经济承受能力的福利制度有关。过度的福利一方面加大了成本,这在全球化背景下自然丧失了竞争优势。另一方面形成了全民的惰性、降低了效率(不妨想想中国曾经实行的福利政策带来的浪费与低效率)。然而民主制度下,已经形成了福利刚性,可以增加,不可减少。否则就会被百姓用选票予以惩罚。于是各政党都成了鸵鸟,为了满足百姓无止境的福利追求,只得债台高筑,直到危机来临。目前(2010年度)世界各国债务占GDP总量的比重,日本199%,意大利130%以上、希腊接近130%、法国90%以上,美国90%,英国80%以上,西班牙70%以上、德国63%,都超过了欧盟60%的上线(中国仅18%)。债台高筑又导致政府无力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反过来又影响经济的增长。近日堂堂的欧洲两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英国和法国竟然协商共同出资营造一艘航空母舰,足见其经济之困境。英国前首相布莱尔9月初在接受法国《世界报》的采访时,居然呼吁欧洲觉醒。其实欧洲沉睡其中而且颇为自傲的不过是民主和福利,只是欧洲能从中醒的过来吗?


相对于欧盟,美国的经济增长速度一向较高。这和其实行较低的福利政策有关。但更重要是美国凭借美元的全球货币地位,借债消费。然而一旦某一个链条断裂,立即引发滚雪球般的连续反应,形成全面危机。次贷危机和随后的金融危机、全球经济危机就是这样引发的。


虽然全球经济危机席卷全球,但法国相对于西方各国来说却是受冲击较小的。《Alternatives Economiques》把之归结为法国的抗危机能力。事实上却并非如此。这里面有不少阴差阳错的成份。比如法国的出口一向低迷不振,因此对国际市场的依赖相当小。所以危机对其的影响自然要小于日本、德国、中国等贸易大国。再比如,法国实行举世罕有的“35小时工作制”,生产成本远高于其它国家。以致于萨科奇一上台,就想尽办法改革。不料,此时全球经济危机爆发,“35小时工作制”意外发挥了危机时期减少失业的功效。当然值得一提的是,法国的银行业还是相当保守的,没有出现英美式的次贷现象。再加上法国百姓虽然不喜储蓄,但也不会超前消费。这种种因素自然导致法国抗危机能力的不凡。


不过有一利必有一弊。法国的高福利、高税收政策也成为遏制经济活力的杀手。法国的企业或者转移资产到海外(目前引发法国政坛地震的、法国化妆品巨无霸集团欧莱雅财产转移案就是一例),或者无人愿意创业。


不过,以我们在法国生活的华人观察,法国的经济的积弱不振,更和它的国民性有关。


在全球都有一个流传甚广的笑话:上帝把最好的一块土地给了法兰西,后来觉的对其他国家不公平,便又在这片土地上创造了法国人。足见法国这个民族的国民性为何。曾在法国留学的钱钟书,在其名著《围城》的开篇有这样的描述:法国人的思想是有名的清楚,他们的文章也明白干净,但是他们的做事,无不混乱、肮脏、喧哗。


我们可以说,法兰西的民族特性是文化的,浪漫的,美食的,但绝不是商业性的。法国制造有两类产品可以在全球所向披靡。一是高科技产品,如空客、核能、高铁。二是香水、葡萄酒等高档奢侈品。这两类产品有一个共性:缺乏竞争。比如空客,只有波音一个竞争对手。香水和葡萄酒更是独步天下。然而,只要是竞争较激烈的领域,法国则大都败北。比如法国三大汽车制造厂进入中国都很早,但至今没有什么象样的业绩。标志在广州的投资甚至以失败而告终。法国虽然是第一个和中国建交的西方大国,其国际地位、政治资源也远远高于、优于德国,但其对中国的出口仅是德国的四分之一。法餐虽然优雅,闻名于世,其全球化、市场化程度根本无法和中餐相比,甚至都走不出法国本土。


法国人的这种国民性从积极的意义讲是享受生活,从消极的意义讲则是懒散、做事混乱而漫不经心,甚至委过于人。尽管空客少有竞争对手,却经常由于无法按期交货而不得不交纳大笔罚金。


尽管法国享受的闲暇时间堪称全球第一,百姓但仍然不满足。补其不足的就是罢工。每年九月是假期结束重新工作的时刻,却也是工会组织大罢工的良好佳机。以致世人总结道:冬天圣诞节,春天有春假,夏天有带薪休假,秋天则有罢工。一年四季优哉游哉。


其实法国过去并非这样的。1789年大革命之后不久,就颁布法律禁止罢工。法国工人获得罢工权是二战以后的事。公务员获得罢工权力的时间更晚。但随着百姓获得投票权,政府和政党不得不在福利迎合选民的要求。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法国还是65岁退休,社会党执政以后,就一下改到60岁。结果到现在,由于巨额财政赤字,不得不重再度推迟退休年龄。尽管只是推迟到62岁,工会也早已枕戈以待,只待国会开始审议退休改革,立即全国大罢工。


在法国生活久了,还会发现,政府对经济的控制、监管无所不在。就是在自己家的院子搭一个小木棚,也要到市政府申请许可。而法国的低效率是举世闻名的。当然后来也略微明白何以法国如此之多的规章制度。这显然是政治精英针对其国民性而来。由于法国这个民族天性浪漫、散漫,粗枝大叶,于是为了避免出现失误,只好依靠繁琐的制度来弥补。比如外国人申请居留,必须自己提供一份带有地址和邮票的空白信封。原来,警察局的办事人员经常把地址搞错,而本人提供的信封则极少出错,就是出了错,也是申请人的错,与警察局无关。所以经常出现居留证上的地址是错的,但通知的信却能准确无误。再说一个数字,法国不过六千万人,药品极为安全,医疗设备相当先进,但每年高达一万人死于医疗事故!


当然法国能走到现在,仍然能够维持世界大国的地位,也不是偶然。比如它广袤的土地(疆域除俄罗斯外,是欧洲第一大国,而且大多是平原,是欧洲最大的农业国),丰富的资源。并且由于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成为全球第一大旅游国。法国本国人口才六千万,每年的游客近一亿。以致法国的第一大产业就是旅游业。法国在历史上还出现过路易十四、拿破仑、戴高乐等伟大的政治人物,从而塑造了法国大国心态,奠定了大国的基础。


法国的经济低迷,除了经济发展阶段、高福利等因素以外,更重要的还是国民性和现行制度弊端的结合。此不足,在全球化时代由于其不适应而不断放大。而最危险的是,没有人意识到或者故意视而不见。仅就财经杂志《Alternatives Economiques》的分析来看,可有半点反思?恐怕法国的重新振兴之路还依然无比漫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