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利2009-04-29综合报道:


??? 中国经济从2003年起展开一波连续五年的两位数高速增长,早于2004年初就预言,中国经济正处于“大爆发前夜”的北京清华大学教授韩秀云指出,当前中国大陆经济也正要迎来下一波“大爆发”,中国房市与股市都面临再次暴涨危险。


  韩秀云除了以分析精准着称外,还擅长于将复杂的总体经济问题,以浅显易懂的方式向一般民众解说,是大陆相当受瞩目的年轻一辈经济学家。


  她认为,现在中国大陆经济处于“比较危险”的再次大爆发的前夜,上一轮非理性的泡沫正在清理,经济被迫进行更加符合未来产业发展趋势的结构调整。


  大爆发是因为机会确实很多,危险是因为机会不如资金多,过量的资金追逐相对少量的机会,这是另外一轮非理性暴涨,这就是危险。


  经济谈不上最坏的情况已过去,而是根本就没有“坏”过。这轮下跌是上一轮大爆发正常的一轮调整,在美国金融海啸的帮助下,中国适时完成了对高通货膨胀的控制,及时防治了经济走向疯狂之后的全面崩溃。泡沫在基本理性的范围内破灭,这不是什么坏事,只是阵痛而已,它强迫中国调整经济结构,启动内需。


  各种资料的好转趋势这是肯定的,因为受损失的企业和投资人被淘汰出局很快,但新的企业和投资人成长起来需要一点时间,甚至是蛰伏不动等待时机。


  现在让人比较担心是,某一个时间似乎所有人都看明白了,某一种力量又集中爆发出来,使经济出现“暴饮暴食”的现象。


  现在还持中国经济处于“大爆发的前夜”这种观点,“大爆发”通常表现为楼价、股价、物价快速而大幅度上涨。原因在于全世界包括中国有大量的资金,越来越急于将纸币尤其是电子货币转化为实物资产。


  所谓“电子货币”就是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通过信贷和金融衍生品创造出的金融“交易额”,一旦进行货真价实的购买,那些虚拟的资金就会变成现实,并且开始购买值钱的东西。


  美国的金融衍生品市场总规模在600兆美元,再加上美联储开始印刷上兆美元购买国债,美元的贬值势在必行。作为中国,在全世界都处于资金和价格的一个相对“洼地”,它是一个最危险的资金泄洪渠道,这会带来机会,也会带来更大一轮的危险。


  中国经济在经历改革开放30年的试盘后,刚刚确立清晰的发展方向和趋势,巨大的市场需求与极其有限的土地供应之间的矛盾不是随个人主观意志可以改变的。我也希望房价更低一些,为中国经济获得宝贵的低成本发展空间。但是我们无法忽视在土地、居住之外,有一个不可思议的庞大资金市场对实物资源非理性的需求,这已经成为左右中国经济不可忽略甚至是决定性的因素。房价存在暴涨的危险。


  中国股市要客观地成为经济的晴雨表还要走很长的路。一是由于总量不够,非常容易被资金操控;二是避险工具缺乏,市场只能选择暴涨暴跌的单向运动;三是投资者的心理不成熟,需要很长时间的一个过程。中国股市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一个资金博弈的战场。


  我在2008年6月说,中国股市的新一轮布局实际上已经开始了,下蹲不是为了下蹲,而是为了起跳。目前股市的上涨恰恰是经济短期不景气,资金缺乏有效实业投资渠道,转向股市投机。


  由于这部分资金能在经济最困难的时候,还能拿得出钱来买股票,绝非等闲之辈。这些资金是在耐心等待下一轮大爆发。不管它什么时候到来,无非是早一点和迟一点而已。


  中国是一个缺乏攻击性的大国,中国货币的强盛可以给周边国家一种相对的安全感。在人民币未能实现完全自由兑换的情况下,人民币走向区域化甚至国际化的条件并不具备。


  民众金融意识极其薄弱,既缺乏前瞻性考虑,又缺乏跟风的自控力。这就是为什么从2003年开始,我全力在中国进行宏观经济知识普及的重要原因,但最终发现人们还是比较容易从市场亏损中获得成长。


  由于中国在国际社会中特殊的政治地位(13亿人),特殊的经济周期(晚发达国家几十年),特殊的地理环境(幅员辽阔资源丰富),特殊的历史文化,中国经济和人民币会走出一条既不完全独立于国际经济,也不完全附属于某种大国货币的一条独特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