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网尴尬送出无门风电或踩急刹车——邢佰英? 2009-08-06 01:19? 来源中国证券报·中证网




  继风电上网电价统一为“标杆电价”之后,又一条针对风电行业的消息悄悄引发了行业小地震。国家电网7月30日发布了国家电网《风电场接入电网技术规定》。国家电网副总经理舒印彪表示,该规定将在公司内强制推行。


  华电集团宁夏风电场因并网电价从原本的每度0.56元提高到0.58元的标杆电价高兴没几天,又不得不对国家电网严格的“并网新规”感到担忧。


  2008年底,风电装机容量占全国总装机容量的1.1%,其中内蒙古风电装机容量的占比高达36%。伴随着风电装机规模的“突飞猛进”,配套电网建设滞后、调峰电源不足导致风电并网难已经成为行业发展的“拦路虎”。此外,国家电监会日前发布的《我国风电发展情况调研报告》显示,内蒙古等地的风电场的电力送出市场空间也存在隐忧。“高速前进”的风电行业可能不得不“踩一脚刹车”。


  并网、送出难题接踵而至


  风电大规模并网带来的调峰问题和电网适应性不够的问题导致电源企业和电网企业矛盾凸显,风电场被限制出力的现象在蒙东、吉林等地电网频频出现。


  内蒙古地区一家至今尚未实现盈利的风电场有关人士表示,在目前国家层面的风电并网技术标准相对“缺位”的情况下,国家电网推行其自定的技术标准,这意味着未来风电场发电被电网“全额接收”无疑成为一种奢望,风电场早日实现盈利的预期还得往后拖。


  华电集团计划发展部副主任田鸿宝承认,无论是从电网安全还是从风电的长远发展考虑,国家电网制定风电并网相关技术标准都是必要的,但是若要上升到国家标准,需要相关专家充分论证,提升标准的权威性,并从发电、输配电多方角度来平衡并网标准的制定。


  但对于国家电网的风电并网规定,也有不少反对声音。大唐集团旗下一家风电场有关人士表示,风电并网技术标准的制定,应该起到鼓励、支持风电并网,而不是一味提高风电并网的“门槛”。


  分析人士认为,标杆电价本身对于提升运营商利润空间,甚至刺激民营、外资进入风电市场无疑是有促进作用的,但风电市场的其他矛盾也日渐突出,亟待解决。其中,风电并网、风电调峰依旧是制约风电发展前景的“绊脚石”。


  田鸿宝认为,国家电网“新规”实施后,未来风电场的电量并网的时候,将会多一道“关卡”,不少风电场的利润可能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此外,风电送出问题也严重制约内蒙古等西北地区的风电后续发展。


  “全额收购”可能被改写


  关于可再生能源发电的并网,《可再生能源法》明确规定了电网企业要全额收购可再生能源电量,国家电监会也制定了《电网企业全额收购可再生能源电量监管办法》。但舒印彪认为,在目前风电规模飞速增长,风力发电的“随机性、间歇性”等特性使得电网受到的冲击越来越大,考虑到电网运行安全需要,此前规定的“全额收购”提法还需要再商榷。


  他的另一个理由是,目前国外不少地区对新能源发电从“全额收购”提高到“优先收购”。在他看来,在我国风电、太阳能等新能源快速增长的今天,也需要顺应这样的趋势,对电能“择优上网”,保证用户的用电质量。


  对此,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处处长梁志鹏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关于“全额收购”规定修订的观点,国家能源局也在研究,但目前尚未进入落实层面。


  梁志鹏日前透露,风电设备业的关键问题是加强管理,尽快建立国家层面的检测标准。他表示,国家能源局特别重视设备检测和认证工作,目前投入运行的风电设备和光伏设备基本用的是国外的检测标准,亟待建立国内的设备检测标准,目前国家能源局已经着手研究,并且已经安排少量资金予以支持,该检测标准建立之后,应该是强制性实施。


  输送技术“拖累”风电前行


  依照我国“建设大基地、融入大电网”的风电规划构想,内蒙古确定了打造内蒙古“风电三峡”的目标,规划风电装机2010年达到800万千瓦,2020年达到5000万千瓦,我国风电已进入大规模基地式集中开发阶段。


  如此一来,风电并网和运输瓶颈矛盾更加突出,而这在国外风电发展中也颇为罕见。原因是,目前欧美等国投产的风电场装机规模较小,主要以分散的方式接入配电网,就地消纳。


  对于是否能够仿效国外的“就地消纳”风电模式,中国电力科学院有关专家认为,我国电源结构以煤电为主,风电资源丰富的“三北”(东北、西北、华北)地区供热机组所占比重大,而当地消纳能力不高,这意味着风电、太阳能发电面临的大容量、远距离高压输电的问题是必须解决的问题。


  另一方面,即使在国外,随着风电开发进一步向海上或远离负荷中心地区风电的大规模扩展,也不可避免地要应对风电消纳和远距离输送问题。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处处长梁志鹏也表示,仿效国外采用分散接入的方式发展新能源在中国不太适用,新能源的远距离超高压输电是必须解决的技术问题,这方面中国有望走在技术前沿。


  据专家预测,到2020年,新疆电网风电消纳能力不到400万千瓦,新疆风电的大规模开发必须立足于外送。同时,西北主网消纳甘肃酒泉风电的能力尚且不足,无法为新疆风电提供消纳市场,因此,新疆大规模风电必须送到我国中东部地区消纳。


  有关专家提示,相比目前的风电发展速度,输电技术水平的提高还任重道远,相关规划协调工作更是涉及多方,短时间难以完成,因此,近几年处于发展“快车道”的风电行业可能整体要放慢速度,待技术、政策、价格等问题理顺之后“再上路”。


  风电发展协调规划悄然动工


  中国证券报记者从中电联独家获悉,目前,中电联正在针对目前风电后续发展面临的难题研究制定风电规划的协调及完善性建议。事实上,由于这段时间以来,风电建设存在一定程度的盲目性,发展速度过快导致调峰、并网、电力送出问题接踵而至,风电规划有待调整的问题也已得到国家电监会和国家能源局等有关部门的重视。


  梁志鹏透露,目前,我国以资源分布为基础的风电开发规划已经完成,例如七个千瓦级风电基地规划,接下来需要加大对风电规划的协调工作。首先需要根据风电的电源规划,制定电网下一步建设布局,以妥善安排风电机组并网工作。


  对于目前风电发电侧与输电侧日益尖锐的矛盾,梁志鹏表示,对于风电企业来说,应该在配合电网安全运行的情况下,完成并网,而电网公司也应该尽可能保障风电的发电能够得到充分利用,例如提高风电消纳能力、提高电网自身对新能源接入电网的适应性等。


  华电集团有关人士表示,未来在进行风电项目开发时,可能会更加“体贴”国家电网的“感受”,例如会选择在电网建设较完善的地方布局风电项目,尽量避免在电网薄弱地区规划短期投产的风电项目等。


  国家发改委可再生能源研究中心主任王仲颖认为,必须让区域电网之间实现互相支撑,例如华北、华中和西北电网相连接,这也直接决定了未来的电网整体建设体系的走势以及智能电网的具体建设规划。舒印彪也表示,对于国家电网来说,未来将针对风电消纳工作加大对风电接入示范工程以及配电网的建设力度。


?


?


备注:邢佰英观察:


  阻碍风电发展的棘手难题似乎忽然间多起来了。风电并网接入难、风电调峰能力不够、风电送出受限、上网电价未理顺……这些问题有的来自风电行业自身、有的来自输电侧以及终端,但这些问题在前段时间风电大规模上马的时期,都多少被掩盖或搁置了。


  然而,目前的情况显示,依靠电网公司的技术改造升级来解决并网问题远非一日之功,而依靠短期政策鼓励来解决送出问题也只是权宜之计,行业内的人比谁都清楚,风电发展已经遇到了牢固的瓶颈,问题的根源不是别的,就是建设初期的风电规划没有充分考虑到“持续发展”,有利润就蜂拥而上,有政策就坚决捧场,看眼下风能、太阳能的发展路子,无一例外。


  让人心潮澎湃的数字背后掩盖着不明就里的“盲目投资”、只求当下的“面子工程”。内蒙古约有三分之一的风电并网项目处于闲置状态;甘肃酒泉已经投运的46万千瓦风电装机最大发电出力只能达到65%左右、酒泉部分风电场发电面临“外送无门”的尴尬……这些现象无疑给国家大力倡导发展新能源 的大局添上一抹灰色,也让风电行业可能“减速求稳”。


  所幸,国家有关部门已经充分注意到这些问题,国家电监会针对风电展开了深入调研,中电联也开始研究风电发展协调规划,国家能源局也表示正在加紧制定风电并网技术检测标准。


  政策领域也立即反应。7月24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完善风力发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7月30日,国家电网公司发布了《国家电网公司风电场接入电网技术规定(修订版)》,国家电网也将加强新能源 上网前期“把关”工作。


  实际上,对于目前我国依旧有不少风电场未能实现赢利、风电成本相对高企,电网设备依然落后的状况下,风电行业适度减速,“中场休整”,也未必全是坏事。俗话说“磨刀不误砍柴工”,对于调整我国发展新能源“唯恐被甩在后面”的心态同样适用。


  越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全国性大工程,越是需要周密到位的规划布局。无论是风电、太阳能、生物质能,其发展壮大、为民所用,都离不开并网输送,因此,必须与电网规划紧密配套。


  “各自为政”危害无穷,但这种现象在国内从来都不罕见。目前,在国家电网内部,区域电网之间尚不能完全实现互联、电量无障碍流通,要求发电企业与电网之间合作更是艰难,但这一步的迈出却是新能源发展的必须。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至少,在风电并网矛盾凸显之后,政府也注意到光伏、生物质能并网发电同样需要电网配网建设的“配合”,预期未来将在这方面的前期规划上下够工夫。


  对于风电行业来说,也必须正视困局,更主动地寻求技术突破。有分析人士认为,即使国家采取短期措施一定程度上解决风电机组的闲置问题,但从长远来看,风电的出路仍在于风电产业本身的不断进步。如果国内风电企业对核心零部件的制造水平大幅提高,发电成本加速下降,风电的价格优势凸显,行业发展自然“水到渠成”,届时可以减少政府的“搀扶”,风电行业也将走出政策保护伞,磨砺成健康成熟的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