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杲 编译;陆桂华 校译。


LEAP/E2020最早于2008年10月的预期,在2009年夏初,质疑美国和英国为其肆无忌惮的财政赤字进行融资的能力已经成为国际政论的中心议题,也因而为这两个国家在2009年夏末拖欠债务铺平了道路。


在全球系统性危机发展的如此阶段,和当前主流政治与媒体陈述相反,LEAP/E2020团队并不会预期2009年夏季之后任何经济的起色(也包括接下来的12个月)[1]。相反的,危机的根源无法辨明,但我们估计2009年夏季将汇聚三股破坏性的巨浪冲击[2],这说明危机的恶化,且将在2009年9/10月份间产生大的动乱。从此危机一开始,世界上各个地区都将在非同一时刻或以非同一方式受到影响[3]。不过,根据我们的研究,世界各地皆将在2009年夏末被形势的严重恶化所牵连[4]。


这种演变使得诸多经济与金融玩家处于不利地位——他们相信当今主流媒体所说的“繁荣”。


在这期特别的“2009年夏季”版本中,我们的团队详细描述了这三股冲击波及其影响,并给出了一些战略性的推荐(现金、黄金、地产、基金、股票、现金)以避免扯进夏季的死水。


?



?


?


美国自1900年以来的衰退持续时间(月为单位),平均时长为14.43月。来源: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


?


LEAP/E2020相信,和经济复苏不同(这些是国际媒体、专家以及听信他们[5]沉浸在统计报表[6]中的政客在过去两个月中的观点),即将出现的是集中于2009年夏季的对社会经济结构的三股破坏性的冲击,说明危机恶化及主要变动的产生在2009年夏末……更具体地说,即是美国和英国的债务拖欠事件,因这两个国家在危机中都处于全球系统的中心。冲击波如下所示:


1.大规模的失业浪潮。根据美洲、欧洲、亚洲、中东与非洲不同的国家将有三种不同的冲击日期。


2.一系列的企业破产浪潮:公司、银行、家庭、州、国家、市镇。


3.美元、美国长期国库券、英镑的终极危机浪潮,以及通货膨胀的重返。


?



?


?


世界贸易的萎缩:表1:年度变化比较,15个主要出口国家的总出口(1991-02/2009)/表2:年度变化比较,15个主要出口国家在2008年和2009年的出口变化(圆的大小反映各国……量)。


?


实际上,这三个冲击波并不是次第产生的关系。更为危险的是,因为它们是同时发生、异步实现、非并行。因此它们对于全球系统的冲击会加重危险,因为是从不同角度、以不同速度及不同力量的冲击。唯一确定的事情是,这个阶段在面对此种情形的时候,国际系统从来没有如此脆弱和无力。IMF和世界政府机构在伦敦G20的宣布处于停滞[7]。功能日益受到质疑的G8则变成死水俱乐部[8]。美国的领导力躲在过去的影子中,最关心的问题莫过于谁来购买它的长期国库券[9]。全球性的货币系统正在瓦解过程中,在后美元时代俄国和中国将加速他们的定位。公司预计商业环境没有什么改进,只会加速裁员。越来越多的州被“援救银行”而导致的债务累积所压倒,在今年夏末面临轮番折腾[10]。最后却并非不重要的是,银行一旦压榨完相信过去几周编造的“市场回转”的普通储蓄者的钱,在今年夏末不得不承认仍然无力偿还债务。


特别是在美国和英国,在2008年和2009年初为唯一得益者是大的银行机构的这种巨大的公共财政努力不再受欢迎,不顾大银行仍然无力偿还债务的事实,在2009年春季考虑将更多公款注入到银行系统是不可能[11]。因此,编造“神话故事”,让一般储蓄者把钱放到金融系统中便非常必要。借着“经济复苏”的故事,并没有什么真实的经济基础而标价过高的股市,在公共资助偿还的承诺下,调节(应指DOW指回升)完成了。因此,当石油生产国和亚洲国家这些大的投资者[12],从这些银行抽回资本的时候,大批小的个人投资者却满怀希望地返回,一旦这些小投资者发现公款资助只是沧海一粟,就算是对这些银行有些帮助的话(帮助他们处理有毒资产),那么最多三到四个月后(正如这第36期GEAB的分析),当这些银行将再次面临崩溃的边缘,他们会发现自己非常无力,而他们的股票将再次一文不值。



?


?


国民生产总值(绿色)和美国债务(红色)的增长对比。来源:美联储/美国经济分析局/Chris Puplava, 2008


?


被金融家麻醉的世界政治的领导人们将会惊讶——再次地——看到所有去年的问题重新出现,而且更为严重,因为它们並未得到处理而只是被公款资助掩盖了而已。一旦这些钱被本身无力偿债却又被迫救助更多无力偿债的竞争对手的银行所挥霍,或被毛病百出的经济刺激计划所挥霍,问题将再度浮现,且更为加重。对于数亿的美洲、欧洲、亚洲和非洲的公民来说,2009年夏季将会是转向持续贫困的戏剧性的开始,由于丢失了工作且在接下来的二年、三年甚至四年时间里都没有希望找到新工作,或是由于他们用于投资的存款的消失,这些存款投资到股市或养老基金,或与股市相连的银行投资,或以美元或英镑计价的资产,或是那些迫于压力拼命等待很久以后才能复苏的公司股份。


?引用资料(略)。